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三十章 爱成追忆

清博大数据 2017/8/23 12:25:04 阅读:45

冬天来了,很快到了梅子的生日,前一天蒋伯同就订好了餐厅,说好下班后一家人去餐厅。

走到餐厅门口,蒋伯同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说:“是柳随心,她提醒我今天是你的生日,让我别忘了给你过生日。”

梅子的心里咯噔一声,诧异地看了看蒋伯同,蒋伯同没有与她对视。柳随心的记忆也太好了点吧,竟然连自己的生日都记得,想起有人告诉她,蒋伯同与柳随心的关系有些暧昧,心里疑窦重生。

柳随心是蒋伯同他们派出所的一位女协警,招进派出所就由蒋伯同带着,口口声声在喊蒋伯同师傅,喊梅子师娘。

梅子微笑着说:“那让她过来一起吃饭吧。”

蒋伯同犹豫了一下说:“算了,她不会来的。再说我们一家人给你过生日,她来算什么?”

可她这徒弟也当的太称职了吧?不但记得师傅的生日,师傅孩子的生日(蒋伯同和女儿过生日,她都有送礼物),还提醒师傅别忘了给师娘过生日。

包间里,服务员一道一道地上着菜,餐桌的正中间放着已经取掉包装的生日蛋糕,蛋糕是蒋伯同的父母买的,用买菜的钱买的。

头上戴着用蛋糕包装纸折成公主帽的菡菡,双手放在胸前的餐桌上,盯盯地看了看蛋糕,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咕噜噜地转着,残涎欲滴地说:“妈妈,可以吃了么,菜凉啦就不好吃啦。”

梅子当然明白菡菡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真正想吃的是蛋糕上的奶油。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微笑着给她戴上小围围说:“宝贝,可以吃了。”

菡菡不好意思地说:“妈妈,快点蜡烛唱生日歌,吃蛋糕呀!”说着就拿出漂亮的蜡烛,跪到椅子上伸着胳膊要往蛋糕上插,小胳膊实在有点短,梅子和蒋伯同帮她把蜡烛插上,点燃,大家拍着手一起唱起:“祝你生日快乐……”

终于吃到了蛋糕,菡菡心急地大大咬了一口奶油做成的寿桃,瞬间嘴边沾的全是白的、粉的、绿的奶油,她又是伸着粉嫩的舌头在嘴边转着圈舔,又是用勺子刮,不但没有刮掉,反而抹的脸上、鼻子、小围围上都是,一着急干脆扔了勺子,用胖胖的小手在脸上抹,然后像小狗一样伸出舌头舔手上的蛋糕……

梅子摇摇头,无奈地苦笑着用餐巾纸给菡菡擦干净脸上和手上的奶油,教她用勺子一点一点地挖着吃。

等吃完蛋糕,菡菡从椅子上蹦下地,跑到装饮料的包跟前,在里面翻腾了一会儿,等她再回到椅子上时,白白嫩嫩的圆脸上多了几分扭捏,把一面镜子递到梅子面前说:“妈妈,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哦!希望你每天看着自己越来越漂亮。”

梅子唇边的笑意直达眸底,俯身搂住女儿,在她白嫩的圆脸上吻了吻,很是欣慰和感动,“宝贝,妈妈很喜欢你的礼物,谢谢你!”

“不客气啦!”菡菡不好意思的笑了,坐好开始吃饭。

回家后,蒋伯同拿出了他的礼物,一支去皱笔,电视里天天做广告的。“老婆,生日快乐!祝你越来越漂亮。”

年前的一天,蒋伯同拿回家一件一看质地就不错的羽绒服,梅子很奇怪,从来没有自己买过衣服的蒋伯同,怎么自己买起衣服来了,而且还是羽绒服。

按说他有两件长短不一的羽绒服了,要买衣服也不会去买羽绒服呀!何况,本身羽绒服他穿的机会就很少,平时上班都穿公安棉制服。

她好奇地问:“怎么自己突然跑去买了件羽绒服?”

蒋伯同迟疑了一下说:“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的。”

“哦,有人送这种东西?”

“又多心了吧,是检察院因为工作关系送的。”

这话,梅子还真不信,也没法信。

就算公安和检察院之间因为工作关系,年底大家打点一下,也不会有单位送衣服,再何况打点也打点不到一个小片警身上。

因为这几年她每年都在用单位小金库里的钱帮领导做这种事,全是按领导的意图去办购物卡、健身卡等各种卡,从来不会考虑送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那不是自找麻烦吗?要了解每个人穿多大码的,还要考虑每个人喜欢的颜色、款式等,并且不好送出去。

应该不会有哪个领导会去找这种不自在吧?

两天后,蒋伯同带回家一个很大的邮包。

梅子问:“哪来的?”

蒋伯同看了看她不自然地说:“看地址可能是肖紫宁寄的。”

“哦,寄的什么?”梅子有点好奇,也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觉。肖紫宁在石塘市一家银行工作,蒋伯同的从小一块长大之一。菡菡出生时,她给蒋伯同寄过一包孩子的衣服,这些年蒋伯同过生日她一直都在寄东西。

“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觉挺重。”

“拆开看看吧。”梅子去帮蒋伯同拿来剪刀,蒋伯同的父母也围了过来。

邮包打开后,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件男士毛衣和四五种干果。

梅子无言地看了看蒋伯同,她不明白肖紫宁是什么意思,蒋伯同应该知道吧。

蒋伯同有点心虚地拿起干果笑着说:“嗬,这么多干果,过年可以不用买这些东西了。”

蒋伯同明显不打算解释,梅子也就不问了,问了十之八九也是假话,弄不好还会吵架,马上过年了,实在没有意义。

没想到第二天蒋伯同又带回来两套女儿的衣服,一条皮带,只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别人寄来的。

梅子还是没有问,不知道又是他哪一个女人寄的,只是把心里的那把火压了又压。

一次又一次,蒋伯同往家里拿其他女人送的或寄的东西,她已明白,他现在有了一堆他所谓的“红颜知已”。

梅子对什么蓝颜或红颜不以为然,她认为纯什么颜,在男女之间根本不可能长期存在。

如果有人说男女之间有什么蓝颜或红颜存在,那是没有站在长远发展的角度看问题,没有从动态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的实质。

所描写的只是一种愿望,是一种很美好的静态感情,这种感情恰恰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态。

持这种观点的人忽略了价值观、情感、第三方这三个因素。

首先是价值观因素。人之所以能够成为知己、朋友,一定是因为价值观相似。但价值观是会变化的,站在长远的时间跨度看,它要求两个人同时同步提升才能保持一致。而这种提升需要两个人有共同的生活、工作环境,共同的生活习惯,共同的认知水平,能做到这一点不是夫妻是非常困难的,是夫妻也未必能做到。

再有就是男女之间必定存在异性相吸的因素,要想不越雷池半步,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持,这更要求双方价值观高度相似。但从实际来看,两个不相干的男女很多年一直保持同步提升价值观,以达成默契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是情感因素。必须要承认情感也是动态的,而且大家都知道情感这种东西最不容易掌控,它太抽象、太容易变化。

情感又可分为欲望、情绪与感情三种。当主导变量的是人的品质特性时,人对事物所产生的情感就是欲望;当主导变量是环境的品质特性时,人对事物所产生的情感就是情绪;当主导变量的是事物的品质特性时,人对事物所产生的情感就是感情。而主导变量瞬间就有可能发生多次变化,所以人的情感变化连自己都无法分清,还怎么掌控?

况且情感因素中最关键的是一方有家庭或者双方都有家庭。平时无事时还好,一旦哪个家庭产生矛盾,出于本能,许多人必然要找知己去诉说,诉说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得到安慰,在这种不太理智的情况下,互有好感的两个异性能把握住那个度吗?把握不好,还谈什么知己?

何况大家在经营家庭的过程中都知道,要想让一个家一辈子不出现问题,太难。所以说一生一世的知己是不可能的,几个月、几年的知已或许存在。

有人会说,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这种纯知已的男女,即便有,这也是上面说到的动态问题,是短时间的,有谁见过一辈子的男女知已?

而且这种知已一般无外乎以下两种情况。

一种是两人已经有过肉体上的接触,但理性又让两个人悬崖勒马,所以说这种知己也是有代价的,能维持多久很难说。

还有一种是一方心存幻想的想得到另外一方,在苦苦地坚持,一旦突破坚持底线,明白了不可能得到就会悄然撤退,也就无所谓知已了。但坚持的过程中,在外人看来可能会羡慕,把它当成是知己的感情。更有可能的是,一方不明白另一方的所思所想,自我陶醉地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知己,以为这种状态会持续下去,而且会永恒。

第三是第三方因素。也就是有家庭的一方想长期保有红颜或蓝颜知已,就得让自己的另一半一直宽容、理解、支持下去。如果夫妻两人是相爱的,有哪个人会坦然接受自己的另一半经常与一位异性在一起,就算免强接受了这种令自己不能心安的感情存在,也只是容忍,可容忍是有限度的,一旦突破限度夫妻之间就会开战。

反过来说,如果你爱你的另一半,你会去做常常与一位异性在一起而让自己的爱人不能心安的事吗?所以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两个人的感情一旦被自己的家庭发现,往往会被立即掐死。不乐意被掐死的会偷偷来往以作反抗,这种反抗本身就代表了一种不理智,一种欺骗。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呢?要么夫妻之间经过一场感情风波后,被掐死;要么继续来往,夫妻闹下去,最终走向离婚或面和心不和、同床异梦的地步。

家庭走到这一步,还能指望两个知已之间秋毫不犯?一旦有犯,还叫知己吗?

最让梅子意外的是,蒋伯同的父母竟然对他这些所作所为不闻不问。

很明显蒋伯同在玩暧昧,梅子不明白何以电视里出现这种情况时,男方的父母要么痛斥自己的儿子,不能做这种事,这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任。要么语重心长地教育儿子,感情出轨会毁了家庭的,为孩子着想,也不能做这种事……

然后,会协助儿媳妇一起把儿子的那些不轨行为掐死在萌芽状态,共同维护这个家庭。

可梅子在蒋伯同的父母身上,没有看到一丝一毫这种意思,似乎还对儿子能拿回这些东西很开心。

面对这样的蒋伯同及他的父母,梅子在无助无望中纠结痛苦,内心越来越抓狂。

她开始反省自己,何以让蒋伯同开始出轨。问了十万个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让他如此不满意,要到外面去寻花问柳。

年三十的前一天中行,梅子说加班没有回家。她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如今这局面该如何应对?

独自行走在熙熙攘攘寒冷的街头,内心的凄苦和街上即将过年的繁华成鲜明的对比。

痛着、苦笑着、叹息着,目光没有焦距地追随着前方一个个人的背影,直到那些背影消失于人海,无处寻觅,眼睛却突然酸涩无比……

停下来想让眼睛里的潮湿散去,却感觉到身上已经冷的没有热气了,哆嗦着向四周看了看,想找个地方取暖,竟然发现自己站在新华书店门前。

赌博符咒.
澳门银河5163电子游戏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澳门银河5163电子游戏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澳门银河5163电子游戏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