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_第一百一十三章 求婚仪式

清博大数据 2017/8/22 17:07:47 阅读:45

周五的晚上上床后,厉杰与梅子厮磨了一会儿,眼神一闪,在梅子额上吻了一下说:“老婆,明天我们这一届同学在漠风市聚会,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吧。”

闻言,梅子的大脑“轰隆”一声炸开了,瞬间脸色变的无比苍白。是幻听,一定是自己的幻听,他怎么会让她去参加那一届的同学聚会呢,肯定不会的!他知道那是她心中的伤,心头的痛,他怎么会让她痛呢?

是的,她本应该是他们这一届的学生,可她最终成了比他们低两届的学生。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犹如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她惊恐而又期待地对上他那双幽深的黑眸,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哽咽的声音已经不经意间溢出了口,“厉杰……”

看着她那双瞬间充满伤痛的眼,他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他的傻丫头啊,还是那么对他没有信心吗?他怎么会去伤害她呢,他宁可伤自己也不会伤她呀!

顷刻间,泪便安静的从梅子空洞的眼中流出,却已看不出喜怒!嘴角渐渐弯起了一抹笑,一抹自嘲的、绝望的笑……

厉杰暗哑着声音喊道:“老婆。”两个字中透着无尽的怜惜和心痛,还有一点点责备。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用指腹轻轻擦着她的泪水,唇艰涩的蠕动了半晌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他想让她自己想明白。

听到那声呼喊,她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身体僵住了。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他会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吗?应该不会!不是告诉过自己不再怀疑他吗?怎么又怀疑了,真该死。

她抬起雾气氤氲的大眼怨嗔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以示惩戒。

他酸涩地“嗬嗬”笑了几声,把她的头按在自己颈窝,深深叹了口气说:“傻老婆,我就这么让你没有信心吗?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开始伤心难过。”

她把泪水蹭在他脖子上,把他搂的更紧,闷声说:“谁让你不把话说完的。”

他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磨着牙说:“你给我说话的时间了吗?”

“反正是你的错。”她耍赖道。

他侧头去亲她的脸,她扭头避过。

“老婆,别生我的气了。”他的唇在她细腻的脖颈上摩擦。

“我哪敢生你的气?”她对他翻个白眼冷哼道。

“你就是在生气。”他将她的脸转过来,对她眨着眼说:“现在愿意听我的解释了吗?”

对上他戏谑的眸子,她皱起了秀眉,噘起嘴点了点头。

他俯身含上她嘟着的红唇,好好蹂躏了一番后才说:“老婆,你小时候的经历错不在你,不会有人在意的。何况哪还会有人记得,不信你想想小时候的事你还能记住多少,就算记住的,你会在意吗?”

她想了想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就算想起小时候狠狠伤害过自己的人,现在想起来似乎只觉得亲切和思念,哪里还有一丝丝当初的恨意。

她浅笑着坦然回视他,心中的担心和害怕渐渐远去。

他神情释然地笑了,牵起她的手吻了吻说:“老婆,现在你一想到过去的一些事就会心痛,包括害怕踏入仕途,都是因为过去所受的伤害太重,始终让你缺乏信心,不敢面对,害怕再次受到伤害。我希望你能真正放下过去,只有真正放下了过去,才会勇敢地面对现在和未来,也只有放下了过去向前走,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

梅子一双清澄的大眼泪水涟涟地看着厉杰,两人忽地相视而笑,伸手握住彼此的手,一言不发,却心意相通。她明白了,他是故意带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就是要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学会面对过去的伤痛,然后真正放下,重拾信心。

翌日早上她先醒来,借着熹微的晨光,看着身边的他。这张帅气的睡脸,如孩子般可爱,还偏偏对她这般好,梅子叹口气,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福气。

他的睫毛,在这一刻忽然掀开,顿时将她逮了个正着:“在偷看我?”

她面红耳赤,立刻转开眼去:“才不是。”

他却坏笑:“看吧,将我的样子记在心里,以后看见其他任何男人,就都觉得不入眼了。”

真是自恋,她撇撇嘴,作势想要起身,却被他压住……

弹指一挥间,曾经的同学20多年没见了,不知道还能认出几个,梅子想想还真有点期待。

中午饭点,同学们陆续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能坐30多人的超大包间里。梅子看着一张张曾经稚气的面孔上如今满是岁月的沧桑,只有几个过去走的比较近的同学还能依稀回忆起曾经的模样,想起名字。

除了在外地实在没有办法回来的和失去联系找不到的同学,能来的全来了,全班40多人,竟然到了近30人,而且当年的主课老师健在的全来了。

看到厉杰牵着梅子的手进来后,大家微怔后热络地和厉杰打着招呼。有知道内情的同学开玩笑说:“厉杰,什么时候结的婚,也不给这帮老同学吭一声,怕大家喝你的喜酒呀!?”

厉杰回敬道:“今天就是喜酒,红包准备了没有?少了我可不愿意哦。”

梅子脸色滚烫地撇过头看了看厉杰,似在问他真的假的?他对着她微微一笑,轻抚着她的手,仿佛在告诉她,不管是真是假,一切有他,什么都不用担心。

大家一愣,有人疑惑地问:“真的假的?可没人告诉我们是你的结婚喜宴。”

厉杰但笑不语。

这时曾经与梅子走的比较近的两个女生迟迟疑疑地指着她惊喜地喊道:“你是梅子吧?”

梅子霎时眼睛潮湿起来,竟然有人认出她了,微笑着用力点头,哽咽着说:“是的。”也叫出了她们的名字。

她们兴奋地冲上来与梅子拥抱。

正如厉杰所说,名字都叫出来了,大部分同学还是根本不记得有梅子这么个同学。交谈中梅子才知道这次的同学聚会是厉杰发起的,钱也全部由他出,她再次被感动。

大家回忆着高中时的各种趣事和糗事,述说着各自毕业后的情况,一个比一个兴奋,许多人眼睛升起雾气,喉间哽涩难语。

鬓角花白已经退休的老师们,含泪看着这群既熟悉又陌生,既陌生又熟悉的学生们,感慨万千。曾经稚气未脱的少年们,如今也人到中年,一些人走上了领导岗位,一些人成为单位的骨干,倍感欣慰。

一个多小时后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的恰到好处了。

厉杰站起来笑眯眯地说:“各位老师、同学,大家慢慢吃着,我们有点事离开一会儿。”

有人调侃说:“还没好好与你喝呢,不会不胜酒力跑了吧?”

“要跑也先把账结了哦。”

厉杰说:“大家把心放肚子里,踏踏实实吃喝,一会儿我们就回来,到时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说完后,厉杰拉着梅子离开了包间,来到隔壁包间。

房间里竟然有几个拿着摄像机、照相机的人,厉杰对着他们点点头说:“可以开始了。”

那几个人带着他们的东西离开了包间。

梅子没有缓过神来,不知道厉杰这是唱的哪一出,诧异地盯着他。如果是为了给同学聚会留纪念,一开始就应该让他们拍摄呀,怎么这会儿才去?

“老婆,现在就瞪大眼睛,那等下要怎么办呢?下面可是你的主场。”他打趣地说。

“我的主场?”梅子更是一头雾水。

厉杰神秘的一笑,从一个包里拿出一套礼服和一套西装,把礼服递给梅子,梅子张嘴想问,他把食指放在她唇上“嘘”了一声说:“老婆,什么都不要问,听我的安排好吗?”

她微笑着斜睨他一眼,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好。”

他敲了敲旁边相连的门,很快门打开进来两名提着工具箱的女士,他拿着西装去了隔壁。

当厉杰一手挽着梅子,一手捧着一束红玫瑰再次进入大包间时,哄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满面震惊地盯着进来的两人。

先前进入包间的摄像和照相人员的设备立刻对准了他们,进入工作状态。

梅子一张灿若星辰的笑脸上精致的化妆清新可人,与刚才的素颜判若两人。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耳朵上戴着同款的耳环,高高挽起的发髻上束着一条珍珠发箍,若隐若现地交错在乌发中,宛若夜空中的星光会聚。着一身质地飘逸的夕阳红与黑色拼接的真丝抹胸晚装,肩上是一条长长的白色丝质披肩,裙裾移动间恍若拽地,凭添几分轻逸和灵动,还带着些红尘之外的雅致。

厉杰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身材越发修长,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彩,翘起紧抿的薄唇高声说:“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我在高中时就爱上了梅子,她也爱上了我,后来由于工作关系,我们没有走到一起。现在她离婚了,我一直没结婚,我们又走到了一起。今天我想借咱们同学聚会的机会,向她求婚,请大家共同见证我们的爱情,希望大家能祝福我们。”

窗外透进来的淡淡阳光,勾勒在这一对恋人身上,他们的神情看上去是那样的温暖和谐。

厉杰的话音一落,大家使劲鼓起掌来,还有人高声叫喊着“好,好。”

厉杰在掌声中将手里鲜红欲滴的一大束玫瑰递向了梅子,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光彩夺目的钻戒,仰头深情地凝视着她,嗓音暗沉地说:“梅子,请接受我的求婚,嫁给我,好吗?今后无论是生、老、病、痛,还是贫穷与富贵,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永远爱你。”

他在说每一个字时,因为发自肺腑,所以情绪也有很大的起伏波动,星眸里泛着酸,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番,才使声音能够平稳下来。

此时,包间里一片沉寂,梅子眼底已经湿润,看着脆在自己面前熟悉的男人,心“咚咚咚”地狂跳着,沉醉在他深情款款的目光里,她以为他只是让她面对过去,没想到他做的更多,竟然还会求婚,眼睛里的泪珠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滚落下来。

梅子的眼泪拼命往外流,好像要把这一生的眼泪都在此时此刻全部流完,不过这泪怎么看都觉得是幸福的流呢?

周围唏嘘声、口哨声、喊叫声很快响起。

“答应他,答应他!”

“赶紧答应他,接受求婚和钻戒!”

“梅子,赶紧答应吧!”

“梅子,答应!梅子,答应!”

老师和同学的起哄声越来越多,响彻整个包间。被感动呆了的梅子只顾傻傻地望着厉杰,厉杰等了又等,虽然知道她不会拒绝,可心里却有些紧张了,干脆抓起她的左手,将钻戒直接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起身时身躯靠近,薄唇凑在她的耳边,语气却是那样不容置疑的霸道,“不嫁也得嫁!”包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清晰地听到了。

梅子破涕而笑,这哪里是求婚,根本是逼婚!只不过她是愿意的,非常非常愿意!

戒指戴上后,老师同学们又开始起哄,大家激动地高喊着,“亲一个,亲一个。”声音在整个包间里久久回荡。

厉杰笑笑,竟然真的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把梅子揽入怀中,低头吻向她,原本的喧闹声霎时沉寂。

梅子只听到他的心跳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仿佛整个包间里只有他和她。他紧紧地抱着她,她也用尽全力抱着他,热情地回吻他,让他知道她的心。

当他缓缓离开她的唇时,温柔地替她把披肩整理好,暖暖地笑着一字一字道:“愿意吗?”

她不错眼珠地笑望着他轻轻点头,“我愿意。今后无论是生、老、病、痛,还是贫穷与富贵,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永远爱你。”

晚上他们住在了这家酒店。

厉杰从身后拥着梅子站在窗前,两人仰望着夜幕下的苍穹,他在她耳边喃喃低语,“老婆,记住哦,我们的纪念日又多了一个,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们都要隆重纪念。”

她侧头亲了他一下,嘴角噙笑声音柔软地说:“你是打算把每一天都变成我们的纪念日吗?”

他得意地说:“老婆真聪明,这是我今后的目标。”下巴抵在她的肩上,用脸轻轻蹭着她的脖子和耳朵。他的气息在她耳边轻拂,暖暖的痒痒的,挠的她满心满脸的幸福和喜悦。

他把她慢慢转过来,一双璀灿如星的眸子,含着浓浓的情,深深的爱,一错不错地凝视着她,好似要把她刻在心上,融进血液中。“老婆,你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

“你想怎样?”梅子眼神一暗怅然道,眼前浮起曾经那场可怜的婚礼。

厉杰一见,心中顿痛,抚摸着她微皱的眉头,柔声说:“我想在鹿湾举行婚礼,正正式式把你娶进我们厉家。回到北京后,再在北京举行一个仪式。”

只要想起与蒋伯同的那场婚礼,梅子心头都会泛起酸楚。听到厉杰的这席话,眼睛不由潮湿起来,知道他是为了让她忘记过去,开开心心面对未来。

伸手握住他的手,粲然一笑轻轻地说:“我听你的,你想怎样做就怎样做吧。”

厉杰紧紧回握住她的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说“在鹿湾我想把你的朋友、同事、同学都请上,让这些关心你的人放放心心地看着你嫁了一个可以给你后半生的男人。”

厉杰掌心的暖,慢慢让梅子那颗浸了冷意的心温暖起来。用湿湿的眼睛盯着厉杰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厉杰好奇地问“什么事?”

“你能不能让你的父母和亲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厉杰听后哈哈大笑,“就这事呀,真是个傻老婆,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当然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啦,他们盼这一天盼了十几年了。不仅他们,你的父母和亲人也要请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要让大家都来祝福我们。”笑声中藏着说不出的畅快淋漓,还隐隐带着几分得意和骄傲,透着五湖四海的快乐和幸福。

笑着笑着,忍不住吻上她的唇,在她耳边喃喃轻语道:“回到北京后,我要把同事和朋友都请上,告诉他们我结婚了,娶了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在这一瞬间,梅子的心慢慢舒展开来,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彻底放下了过去,满心满眼都是幸福,轻轻环上他的腰,闻着熟悉的味道,回应着他的吻。

黑蓝的天幕下,月光如水,满天的繁星忽隐忽现,似在眨着眼睛偷笑。

太阳城集团网址.
网上捕鱼能换现金的求网站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上捕鱼能换现金的求网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网上捕鱼能换现金的求网站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0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