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银河开户娱乐 > 健康频道(2013) > 今日焦点+健康资讯

淑女窈窕,遇彼于西_第二十章 梦境与真实

澳门银河开户娱乐

希窕的手机突然不间断的震动起来,然后便是一条又一条的消息涌了进来。

希窕一张张翻看着傅西遇发过来的照片,每一张都承载着满满的回忆,一瞬间希窕仿佛又回到了当时那个莽撞的没心没肺的自己。

照片翻到最后是傅西遇发过来的一段语音。

“希窕,你还记得东营路上的那间面馆吗?当时店主好像就说要关了回老家,我想去看看。”一段短暂的沉默之后,“希窕,如果那间店还在,可不可以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东营路的那间面馆,其实希窕和傅西遇只去过一次,之所以这间店特别,是因为他们在民政局领完结婚证后的第一顿饭,是在这里吃的,当时老板还在面里额外送了他们两个鸡蛋。

那个时候,希窕是真的很开心。

希窕刚放下手机,王姨就过来了。

“王姨,您怎么过来了?”

“这是我们店里的新品,想着拿过来给你们尝尝。”王姨笑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柜台上,盘子里的糕点小巧又精致。

“好漂亮啊,肯定很好吃,谢谢王姨。”

“瞧你,生分了不是?我还要谢谢你呢,一直帮我试吃。”王姨顿了顿,笑着开口,“其实我今天过来,也是有事和你说,我可能要离开西水镇几个月了。”

“离开?去哪?那店里怎么办?”

“店里还有你王叔呢。”王姨说着就笑了,“我是去照顾我女儿的,她怀孕了。”

“真的?恭喜王姨,你就要做外婆啦。”

“谁说不是呢,一转眼自己的孩子都要当妈妈了。”王姨看着希窕,伸手拍了拍她的手,“你和魏姨儿子那事,是王姨对不起你,没事,王姨给你留意着,以后肯定会有更好的。”

“王姨,这怎么能怪你呢,感情本来就是要看缘分的。”

“也是。”王姨点了点头,突然凑近了说道,“希窕啊,你也别怪王姨八卦啊,店里那两个小伙子,是你朋友?”

希窕点了点头。

“我瞅着那两孩子不错,就没个合适的?”

希窕顿时乐了,颇有些哭笑不得:“哎呦我的王姨啊,您就真的别操心我的这个事了,反正急也是急不来的,缘分到了自然就有了,您说是不是?”

好不容易送走了王姨,希窕回到柜台,看着盘子里的粉色糕点,手不自觉的抚上小腹,怅然若失。

希窕是去照相馆取照片的路上接到的傅西遇的电话,傅西遇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欢喜。

“希窕,它还在,那间面馆还在,希窕,能不能再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希窕?喂,希窕,你在听吗?希窕?”

希窕默默的掐断了电话。

小赵接到内线电话,走进办公室:“老大,你找我?”

“哦,小赵,你最近忙吗?”

“啊?”小赵默然了,作为老大的秘书,他是应该回答忙呢,还是不忙?“那个,我应该是……忙的吧。”

傅西遇点点头:“不忙就好,最近和你女朋友的感情还稳定吗?”

“老大,你问我女朋友,是要做什么啊?”小赵觉得有点慌。

傅西遇直接无视小赵的问题:“没什么特别事情的话,收拾收拾东西,和我去趟西水镇。”

“西水镇?”

遇彼于西,希窕坐在柜台后面,有些无精打采,突然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希窕。”

“西遇?”希窕猛地回头,就看见傅西遇逆着阳光,噙着微笑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你怎么来了?”

“希窕。”傅西遇轻抚着希窕的头发,“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骆希窕脸颊微红的点了点头:“嗯,我也想你。”

傅西遇笑了,低头离希窕越来越近,就在此时,希窕猛地推开了傅西遇。

“不行,不行!”

入目一片黑暗,希窕坐在床上定定的缓了两秒,这才伸手将床边的灯打开,还好,只是个梦。

骆希窕从梦中惊醒,还有些惊魂未定:“怎么会突然做这种梦,难道……”希窕猛地摇了摇头,“骆希窕,你疯了,是不是还嫌失去的不够多,醒醒吧,骆希窕。”

希窕想念护身符一样,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姜立夏”的名字,这才让心慢慢安定下来,只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希窕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最终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了。

希窕将遇彼于西的门打开,刚回到柜台,小幺就打着哈欠慢腾腾的晃了出来,看见希窕,微微一愣,这才小跑着过来了。

“姐,今天怎么这么早?”

希窕平时起的不算晚,只是比起每天早起开门的小幺,倒真的不算早。

放在柜台上的花已然萎了,希窕将它从花瓶里拿了出来:“醒了,就起来了。”

小幺点了点头,趴在柜台上:“我昨晚看小说,今天差点起不来。”

希窕看了看她的脸色:“那你再去睡会吧。”

“都爬起来了,再睡也睡不着。”小幺摇了摇头,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点,“我去看看木喜起了没有。”

“她还是没起别叫醒她。”希窕开口,然后就见小幺点了点头,去找木喜了。

天色刚亮,还带着些许的雾气,空气中透着西水镇独特的沁凉,在希窕将大厅简单收拾完的这么一会功夫,朦胧的雾气终于缓缓散开来,阳光穿过那最后一抹稀薄,落下一地的温暖。

纪辰是昨天离开西水镇的,临走时和希窕简单说了下,似乎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具体的,他没多说,希窕也没细问。

傅西遇离开其实没几个日子了,希窕却恍然只觉许久,纪辰的离开更让那段日子变得像是一场梦,他们从未在此与她重逢,她也只是遇彼于西的那个骆希窕。

想到昨晚的那个梦,希窕定定的出了会神。

其实从接到傅西遇的那个电话的时候,希窕就知道他还是会来西水镇的,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却克制着不去深寻自己的心情。

她有勇气面对傅西遇,却没勇气来面对真实的那个自己。

希窕选择了自欺欺人,所以逃避着内心的那个自己,克制着想要压抑所有与傅西遇有关的心情。

所以再次看见出现在遇彼于西的傅西遇时,希窕很平静,微微有些意外的,是她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小赵。

结婚的那三年,其实陪在希窕身边最多的是小赵。傅西遇忙的时候、不忙的时候,见她的时候、没见她的时候,小赵都在。

有很多次希窕觉得难过的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也是因为身边默默陪在一旁的小赵,让她觉得还好自己不算是一个人,找到那么一点安慰,撑过后来的一个又一个日子。

“希窕姐,真的是你。”小赵已然激动的上前,伸出手想要动作,却又有些手足无措,“我听老大说你在这还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你真的在这,太好了,希窕姐,太好了。”

希窕笑了,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小赵,好久不见。”

“对啊对啊,都三年了,希窕姐,你怎么一走就没音讯了?”

“出了些事,也就忘了联系了。”希窕对失去联系的原因轻描淡写带过,“怎么样?交女朋友了嘛?”

“交了,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傅西遇立在一边,看着希窕和小赵在那寒暄叙旧,半天没给自己一个眼神,不经开始思考,带小赵过来的这个决定是不是错了?

上楼的时候,小赵跟在傅西遇身后还很是乐滋滋的,走到房间门口,傅西遇猛的停下,转身,看着小赵脸上的笑意,冷着一张脸伸出手。

小赵赶紧将手上的行李递到傅西遇手上,然后就听得自己光辉伟大的老板开口问道。

“很高兴?”

小赵很不称职的没有Get到老板话里的意味,点了点头:“对啊,希窕姐好像一点都没变,对吧?”

傅西遇依旧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上下打量了小赵一眼,就在小赵被他看的头皮发麻之际,傅西遇这才收回视线,自己嘀咕了一句,然后干脆利落的开门进屋关门,无情地将小赵独自留在了门外。

“都没主动抱过我,哼!”

小赵反射弧比较短,在充分理会到老板话里的意思之后,很不厚道的乐了。

原来让老板吃醋,是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只是这份成就感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很快小赵就知道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滋味。

在面对成堆的工作,忙的几乎脚不沾地的时候,小赵简直要痛哭流涕,老板这是要把他一个秘书当三个用的节奏啊,可是,他不是过来看希窕姐的吗?

说好的出差顺带休假呢?骗子!

在自家老板撑着头深情缱绻的盯着心上人看了一上午,无果返回房间之际,小赵终于递上了相关文件,继而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想法。

“老大,要不然我还是回公司吧。”每次希窕姐对他和颜悦色的时候,都要忍受来自老板要杀人的眼刀,他真的好辛苦啊。

“不用。”傅西遇头也不抬,“以后就在这工作。”

“可是……”小赵刚开口,就被傅西遇一个眼神,所有的话瞬间回了肚子里,“好的。”

“告诉他们,以后自己能解决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什么事情都跑来请示我,我没这么多闲工夫。”傅西遇将文件扔回给小赵,“晚上八点,视频会议。”

“好的,我这就通知下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