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娱乐棋牌是真的吗 > > 婚不由己,总裁大叔真霸道!_第001章·老公快救我

婚不由己,总裁大叔真霸道!_第001章·老公快救我

发布时间:2017/8/18 12:49:46编辑:李娜 点击:140次

八月初的夜晚是最闷热的,虽然没有白天那么炙烤浮躁,但注定这个炎热夏季的晚上T市精彩的生活才刚开始。

蓝调酒吧内,冷气充足宜人。那舒缓的音乐让人有种难得的惬意轻松。

酒吧内是黑色金丝镶釉大理石设计,由一个个深紫色珠帘做绕梁圆形遮挡的开放式雅座包厢组成,虽然每个包厢都是若隐若现的,但也足以看到附近包厢内的情况。

在场地中间那个包厢,已是汇集了小半边的人。人群熙攘的中心,只见一个穿着黑T恤,牛仔小热裤的年轻女孩‘砰’的一下把硕大的啤酒杯放到桌上,那和她过于纤细的手腕形成极强差距的杯口下露出的漆黑大眼,亮的仿佛连这酒吧的灯光都失了光彩。

女孩看起来不大,却因为烫了一头大波浪,外加耳朵上那两只土豪金闪闪的圆形耳环而让她有种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虽说脸上的妆容太浓,仿佛那张原本应该清丽的小脸上刷了一层厚泥子。却依然无法遮挡她五官每一处的精致可人。带着那抹明艳的快要燃烧起来的笑容,一时间很难让人挪开视线。那被啤酒滋润的小嘴就像是涂抹了蜜桃色的唇膏,看起来有种俏皮的动人——

就那样被一双沉淡的眸子收入眼底。

随着周围发出叫好声,余非眼里流露出一丝得意的晃晃脑袋,冲对面眼神儿都明显有些浑浊的男人嚷嚷,“拿钱拿钱,说好的三千块!”

一杯三千块,这价格着实贵的宰人,只不过谁也没有那个胆量敢接,一口气干掉,是会喝死人的吧?

男人明显是给喝熊了,却不服的涨红了脸,顺势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扔在桌上,“我还真不信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小妮子是有多能喝!”

一看那厚厚一沓的钞票,余非和身边的林夕狡黠的交接了一下眼色,两人放亮的眼中立刻流露出‘天上掉金子’的表情,后者眨眨眼,立刻心领神会的去准备酒。

余非歪歪头,一脸不太明白的指着那钱问,“这些钱的意思是……”

哦,她的意思是,这是一次性的,还是分次的呢?当然最好是一次性的了,和这个怂包一次一次的喝,真是太无趣了。索性一次放倒,直接拿钱走人比较干脆利索!

“这里是一万五,你要是能连干三杯,连同刚刚那三千块在内,这些全部都是你的!”男人凶狠的盯着眼前的女孩,眼都红了!

当然,他是气红的,不是气哭了哈!

毕竟自己竟连一个小女孩都喝不过,传出去这实在是太丢人了!不过他这意思也很明确了,今儿他就是要看她喝倒了!他不喝,就看她一个人喝!

哼哼,想从他这轻松赚走一万多块,容易啊!只不过别说是酒了,只怕这三大杯下去一口气干掉,就算全都是水也会喝吐了!

余非倒是不以为意的耸耸肩,仿佛面前那满满三大杯啤酒不过只是小菜一碟儿。

“你这钱我今晚拿定了!不过……你可别当我爷爷。”她狡猾的眨眨眼,笑嘻嘻的说,“因为,我爷爷早死了。”

……

不远处的包厢里,两个男人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那质地笔挺,布料金贵的西装足以显示出两人身份的卓尔不群。

郁绍庭从不远处收回那双魅惑的桃花眼,勾唇一笑,“这女人倒是酒量不错。”

他也是好酒之人,自然会对能喝的青眼有加。只不过,他从不和女人拼酒。要不然传出去的话那不是他郁绍庭欺负女流之辈么?

江弈城随手拿起桌上的骑士XV的车钥匙,回想起刚刚某个也许所有人都不易察觉的小动作,那双深沉的眸子浮上一层淡漠的光,“不过雕虫小技而已。”

***

从酒吧出来后,郁绍庭和江弈城一前一后的往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你难得从Z市过来一趟,多呆几天再走吧。”说到这,郁绍庭像是想起什么的侧首看他,“对了,你说的那位亲戚病怎么样了?”

“不容乐观。”想起医生电话中和他说的情况,江弈城微微蹙了蹙眉,沉声道。

这个眸色如深谷,不见一丝微光,五官刚毅而英俊的男人声音冷静沉稳,好似尘封了多年的女儿红,又好似低沉悠扬的大提琴。

夜色袭身,浓妆淡抹的将路边的霓虹斑驳在他高大的身影上,更添一丝沉魅。

末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了一下车钥匙转而道,“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回Z市?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了?”

“等这的连锁餐厅进入正轨了再说。”郁绍庭百般无聊的随口道,只是接下去他的眉宇间却带了一丝纠葛,“怎么找?T市虽然不大,但我不知道她的名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况且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谁知道她现在在哪?”

两人正说着,随着身后传来一声暴喝,“给我站住!”

那声音因为低吼而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想当然,这声音也不会是叫他们。

只是,伴随着几个人脚步声杂乱无章的从不远处传来,江弈城才转身,突然间一股力量就像失控的小火箭似得重重冲撞进他怀里!

让他只下意识抬手收拢住她那窄的不过有他两个手掌大小的肩膀,一贯自持的冷静神色未变,却已然认出怀里的这个正是刚刚酒吧里某个得到郁绍庭赞赏的小女人。

江弈城抬睫看去,此刻身后要抓她的人居然就是刚刚和她拼酒的男人。

“这个女骗子!给我抓住她!”

眼见在男人的带头下那三两个保镖模样的人已经距离自己只有几米的功夫,现在想跑也跑不掉了!

都怪她刚刚一路只顾往后看没看到身前有人,要不然怎么也不会因为撞了人而浪费了姐姐她的逃跑时间!

余非一双小手顿时紧抓江弈城的西装的后摆,目光警惕的顺势往他背后一躲,控诉的张口就来了句,“老公你可来了,这些家伙欺负我!”

这话一说,不只对方蓦地停下脚步,就连郁绍庭都诧异的扭头连看了她好几眼!

老……老公?

余非才不管,紧拽着江弈城死都不撒手,完全就把他当作救命稻草!

管他管不管她的事儿,反正先借他们挡一挡,缓缓再说!她都快跑死了!这几只狗熊没想到这么能跑!差点给他们抓着!

“哼,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竟然敢用茶饮料混充酒来蒙骗老子的钱!你不是喜欢喝茶么!看老子不把你送到警局里喝个够!”

“谁骗你了!你谁啊?姑奶奶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余非从江弈城身后探身,翻翻白眼的哼道。

见过睁眼说瞎话的,但没见过一句话就能刺瞎人钛合金狗眼的。

“还敢狡辩,不给你点苦头吃吃,我看你是不会把钱乖乖吐出来!”

眼见这个戴着粗金链子的男人气的当即就撸胳膊准备过来抓人,郁绍庭眸色一凝,冷然卒道,“谁敢动手!”

男人一怔,刚刚他是太气了没注意,这会儿愣是眯眼仔细一瞅,下一刻那真是把胆儿都给吓破了!

当即苦着一张脸赔上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唯唯诺诺道,“郁,郁总是您呢!你看,这,这我着实眼拙,居然都没认出是郁总您来!该死!真是该死!”

这郁绍庭是谁,如果你知道Z市的‘锦绣乾坤’,这个集五星级酒店、餐饮业、休闲旅游业为一体的集团,就没理由不认识它的总经理兼郁氏总裁唯一的独子郁绍庭。别说是他背后那家缠万贯的金贵背景,单单是他这张活招牌的俊脸走到哪都让人难以忽略。

他居然瞎到第一刻竟没有认出他来,还差点太岁头上动了土!

而郁绍庭身边的那个人,虽然男人并不认识,但是就从他那浑身散发出的冷峻气势,虽未说一句话却气场强大的让人看一眼就心悸的男人,也知道定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既然是郁总出面,那这件事就算了。算了呵呵……如果郁总肯赏脸的话,改天我请您吃饭。”男人点头哈腰的谄媚道。这丢了万把块钱事小,能不能在T市继续立足才事大!

郁绍庭冷哼一声,却在心里暗自琢磨,原来刚刚江弈城说的‘雕虫小技’就是这个?啧啧,还真的是个小骗子。不但骗钱还骗酒,不过他都没看得出来江弈城是怎么看出来的?

见男人作罢,余非却不依不饶的嚷道,“算了?哼哼,你刚刚抽了姑奶奶一嘴巴怎么算!”

江弈城挑眉看向某个理不直气壮的小妮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明明刚有人说她不认识这个男人的?

男人顿时急眼!“我,我什么时候抽你了!我刚刚打的明明就是你的同伙!姑娘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余非两眼一瞪,狐假虎威的借着江弈城的势小手一指,“还敢辩解!抽我朋友就跟抽我一样!”

接着余非有些不满的从后面绕到江弈城面前,似乎忘了刚刚是谁身处于水深火热中,手指戳戳他的胸口,“我说,这位大叔你什么意思啊,你老婆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就光这么站着一句话也不说?是不是男人啊!”

郁绍庭差点没喷了!但是同时他也暗暗的为这小女人捏一把汗,她居然敢说江弈城不是男人……咳咳……他反正是无力救她了!

江弈城淡然的看她一眼,那深眸似乎在考究思量着什么一般,落在她另一只拽在他西装的小爪儿上。不知道为什么,给他这双眼睛一盯余非突然的就有些心虚。小手也悻悻的从简直要拽成一块抹布的墨兰色西装上拿开……悻悻的搓了搓。

呵呵,呵呵呵。

其实吧,她的意思也不过就是……

好吧,余非已经在脑子里盘算着趁机开溜的事儿了。如果等到人家气急的把她丢出来,并否认认识她,那就没意思了。所以还是她主动些的好。

就听他那好似刀片般的薄唇道,“既然是我太太,那自然是要盖个有恒久江家象征的章才行,以免有人滥竽充数,以次充好。或者被些有眼不识泰山的给欺负了。”

啥?余非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时,便直觉得腰身一紧。下一刻当她因为踉跄了几下脚步而小手下意识的抵上他的胸口,惊讶的抬头间竟见他的薄唇在眼前一晃的就覆了过来……

一听‘恒久’江家,男人只差没当场软了腿!就算是他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眼前这位低调寡言的男人就是高高在上的江氏董事长江弈城,他也该知道恒久控制80%的国内钻石原料,加工并且销售。能在市面上看都是他发货,甚至就连价格,流行款式,钻石消费走向都是他控制!这种垄断式的产业结构又岂非一般的金贵能比的!

江弈城这突然的举动让郁绍庭意外的眸光变了变,要知道以他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轻易和一个女人……

今天倒是反常了。

面对男人慌不迭的道歉,江弈城动作暗地带着强制的揽抓脸红的快要爆掉的余非,漫不经心的道,“若是这耳光扇了别人也就罢了,但如果那个人是我太太的话……”

该死的!这可是她的初/吻!这个挨千刀的男人!虽然余非忿忿的想要擦干自己的嘴巴,再顺便赏这个家伙一记耳光,可是她心里清楚的很,她最好不要这么干,谁让现在她还要仰仗人家呢?谁让她人在江湖飘,今天挨了刀呢!

江弈城不说话的时候都气场十足让人生畏,这会儿他眸色一变眼底已有了一丝冷厉,那男人简直要吓哭了,当即会意的直接左右开弓的一边道歉一边扇起了自己的耳光。“姑奶奶我错了,姑奶奶你饶过我吧,姑奶奶我再也不敢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和江弈城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眼见着他成心要维护这个女人,也算是他倒了八辈子的霉!别的不求,只求今天能留他一条狗命的全身而退!

那一口一个姑奶奶叫的,外加一脸的熊样简直要笑死了余非了,眼见江弈城半点让他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似乎在等着让她满意,于是余非很小人得志的叉腰摆摆手道,“行了!本姑奶奶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下次看到记得绕路走!”

在男人像条夹着尾巴的狗带着众保镖离开后,余非明亮着一双大眼,精神奕奕的对江弈城说,“大叔,谢谢你刚救了我!作为回报我必须得送你样礼物!”

**

【公告】:新文刚开,希望新读者多多支持,老读者一如既往的支持!媚每天都会努力更新,绝不会断更的哈!照老规矩,来看文的亲们表忘记小手戳戳推荐票,收藏票,或者扔个红包打赏朵鲜花神马的!感谢小伙伴们的踊跃支持!

  
威尼斯人娱乐棋牌是真的吗栏目推荐
威尼斯人娱乐棋牌是真的吗最新栏目
威尼斯人娱乐棋牌是真的吗热点排行
威尼斯人娱乐棋牌是真的吗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