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布拉提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54
昆币
2986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5小时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电梯直达
楼主  发表于: 2小时前

题记:今年7月中旬到8月底,开国元勋周恩来、贺龙、罗荣桓、陈赓等人的后代,组织了一次“开国元勋子女重走长征路”活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那么,他们对父辈们的长征有何感受,本报特与这些元勋子女们进行了一次直接对话。

周秉德回忆伯父周恩来总理:

他一生过得像个苦行僧

重走长征路体验父辈艰辛

记者(以下简称记):参加“开国元勋子女重走长征路”,一路感觉如何?

周秉德(以下简称周):我们坐中巴一路经过贵州、云南、四川、甘南,路况很差很颠,尤其是四川万源那段路,每天差不多要坐八九个小时的车,最长的一天坐了十二三个小时,甚至有时晚上十点才能吃上饭。

记:参加长征行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这样吃得消吗?

周:我们随队有个医生,每天给大家量血压、脉搏,查心电图,检查通不过就要留下来,像彭钢(彭德怀侄女)从遵义腰颈椎就不好,到重庆治疗留了下来。但过了一个多星期,她又归队了,大家都有一种强烈走长征路的欲望。不过,这是一次集体行动,也不能拖累大部队,所以身体有问题就临时休整一下,从内心来讲我们都很想全部走下来。

记:这一路受不了少罪吧?

周:有点辛苦,也谈不上受罪。过雪山,2900米、3100米,3500米,最高过一座海拔4523米的山时,有人血压升高,有人气短头晕,我从车上下来时,感觉两只脚就像踩在棉花上。

记:亲身感受前辈们的长征足迹,感触很深吧?

周:只是体会到一点皮毛,对前辈多了一些理解,不可能完全体会。我们现在毕竟是坐车,不像那时天上有飞机,后有追兵,还有险恶的战斗和恶劣的天气。我们没有挨冻受饿,也没有风餐露宿。

伯伯画像前献上哈达

记:这一路一定听到不少总理当年的故事吧。

周:在皎平渡,听人介绍伯伯在一个山洞里指挥渡江,我专门进去看了看,地上全是带棱角的石头,都没法走路,睡觉也没个好地方。(说着,老人进屋拿出几块石头,都是三角形有很尖棱角的那种,这是老人专门从那个洞里捡回来做纪念的)。但在那时,能有一个这样的山洞住就不错了。

记: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周:不少战士都牺牲了,过草地时,因为没有吃的造成大量牺牲,不少战士陷进草地,后面红军走过时看到前面的尸体,不用向导就知道有危险,绕着躲过去,他们是踏着烈士的鲜血在前进。我们在川北时还见到一座无名烈士碑,这是1952年当地农民上山时发现的14具遗体,他们握着枪趴着或卧着,但已成一堆白骨,旁边散落着一些红军遗物。根据这些遗物,人们才知道他们是红军,后来当地政府就建了这座碑。这些烈士遗骸应该是1935年经过这里时留下的,过了十六七年才发现。在那座碑前,我们把杂草清理干净,鞠躬致敬,表示缅怀之情。那时,像这样的无名战士太多了。

记:一路印象较深的是在哪儿?

周:在哈达铺有五处遗址,其中一处是伯伯的住处,在伯伯住处的画像前,我将一条藏族乡亲赠送的哈达献给伯伯,在留言簿上写道:敬爱的伯父,今天我踏着你们老红军七十年前的足迹,来追访你们的英雄壮举,实在感动,红军精神不朽,永远想念您的侄儿周秉德。

受伯父之“累”多过享福

记:有个总理伯父,应该很骄傲吧?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伯父是总理的?

周:10岁左右知道的,当时我们一家住在天津,父亲做一些党的外围工作,1947年被当局逮捕,有个伯伯的同学告诉我,你伯父在共产党里做大事,全国也挺有名,叫周恩来。

记:知道有这个做大事的伯父后,有没有在小伙伴前炫耀一下?

周:那时还没解放呢,不敢乱讲,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但知道八路军是帮老百姓的,觉得应该站到伯父那一边,希望他们早一点把当时的政府打败才好。

记:解放后呢?

周:我们一家有六个孩子,上世纪60年代初,青年最好的选择是上大学,然后争取留苏。但由于当时农村受灾减产,为保证劳动力,最高国务会议决定在城里招兵,并要求干部子女都参军。伯伯在会上说,我没有儿子,但我可以动员我的侄子们去当兵,于是二弟和四弟就去当兵。后来到了文化大革命,没有大学上了,知识青年都去上山下乡,那时青年最好的选择是当兵,在部队能吃饱饭。我的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本来已被基层推荐当兵,却又被伯父给劝回去。从这里能看出来,伯父对我们的要求是如何对当时的形势有利。

记:这么说,你不但没享受总理伯父的福,倒是受了这个总理伯父的“累”了?

周:我父亲也是,伯父要求,给他安排的职位尽量低,工资尽量少。后来,父亲因为身体不好,有同志安排他到内务部做参事。但伯父却劝他提前退了休,这样工资也少了,一些待遇也没有了。伯父的指导思想就是:人民利益,国家利益,形势需要。

记:这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周:伯父不仅是这样要求别人,更是这样严格要求自己,他自己的衣服表面看起来还可以,里面不知道打了多少补丁。他自己就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出去理发都是自己掏钱,喝茶叶也自己交茶叶费,甚至连请得了世界冠军的队员到家里吃饭,也是自费请客。有他这样一个榜样,我们有什么好埋怨的?

伯父的熏陶影响一生

记:总理一生似乎都在长征?

周:伯母和伯父经常对我们说,参加革命就要随时做好牺牲准备。他们心里怀着一个伟大的目标,就是为人民打天下,推翻腐败的政府,几十年来,那么多战友牺牲了,自己能活下来,是幸存者,还有什么权利不?我从小就是在这种熏陶下长大的。

记:总理对你们要求严格吗?

周:当时我父母在天津,我一个人先过来伯伯家住,当时只带了两身小花衣,两身小花裙。天凉了,叔叔带我去做了两套长裤。我穿了一次,伯父看了就过问。过了几天,我又换了一身,伯父见了就不高兴了,说:真是浪费,意思是做一身就够了。当时是供给制,他不愿意让我多花公家的钱。

记:听说有一次你姐弟几个还因要小汽车坐而挨总理的批?

周:是,伯父说,小汽车是给伯伯工作用的,你们是普通学生,就要过普通人的生活,不能因为伯伯是国家总理而特殊,从小到大都要做一个普通劳动者,一切都靠自己奋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不是共产党人的作风。

记:这种从小的要求对你一生是不是影响很大?

周:长期以来,伯伯的教育自然而然就形成一种观念,已经渗透到血液中了,你看我的房子是公公的,50多年了,我在单位时管分房子,看到大家住房困难,根本没有考虑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

贪官忘本只会下地狱

记:有个事想向你求证一下,联合国为总理逝世降半旗,有的说这事是假的,到底是真是假?

周:这是真的,本来一般只是在位的国家元首去世,才能降半旗,总理不是国家元首嘛。不过,有的国家不服气,但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说,他是6亿人大国的总理,他没有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只有一个夫人,在国外没有一分钱银行存款,你们有谁可以做到?

记:当年红军用鲜血打下江山,但现在出现不少腐败现象,看到这些,你是不是觉得痛心?

周:他们完全是忘本了,根本就不是共产党员,虽然仍是少数。这里面除了制度问题,还应该加强对权利的监督,这样才能使权力正常行使,否则只会滑坡。过去牺牲了那么多人,不想他们是罪过呀。现在那些腐败分子无法无天,昧着良心,起码的人格都没有了,这样只会下地狱。现在物质丰富了,在物质诱惑面前怎么自律,仅靠自觉是不够的,在制度上更需要健全党的监督机制。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张国栋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黄 宇

周秉德

周恩来弟弟周恩寿的大女儿,先后当过北京市朝阳区乡村女教师、机关干部,曾任华声报副社长、中新社副社长,现为全国政协委员。

★ 声音

过去牺牲了那么多人,不想他们是罪过呀。现在那些腐败分子无法无天,昧着良心,起码的人格都没有了,这样只会下地狱。

——周秉德

关注h385.com百乐门—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帅哥在线oushidong
发帖
1035
昆币
357 枚
配偶
单身
在线
1953小时
沙发  发表于: 55分钟前
车辆状态都注销了,那这车怎么还在他手里???不是应该报废啊???h385.com百乐门
关注昆山论坛微信公众号bbskshot,轻松在线查违章、查公交、查学区、查天气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